剑桥女孩王雨枫:用舞蹈对抗牛津

2018-10-21


编者按  Editor’s Notes

感性和理性往往会被认为是对立面,譬如,在大众固有印象里艺术是散漫的、科学是严肃的,艺术是随性的、科学是推导的,艺术是自由的、科学是拘谨的。也许在寻常的观念里,感性和理性在一个个体上是此消彼长的关系。然而会不会存在感性和理性于一个个体上呈正相关呢?采访了剑桥女孩王雨枫之后,我们的认知被重塑了,她真切地传达出一个观点:科学和艺术是相辅相成的。


19岁的王雨枫是邓肯舞蹈私立学校(DDA)的校友,长年跟随意大利籍舞蹈老师Massimo Solazzo(马西莫·索拉佐)学习芭蕾。在2018中美早期舞蹈教育创新论坛上,邓肯舞蹈私立学校资深导师和英皇芭蕾全球考官Massimo作为发言嘉宾受邀出席,他在简洁的发言里是这样做结语的:“我在我的芭蕾课程以及评价标准中,更深入运用邓肯的教育理念和教学系统,学生们也将邓肯的理念运用到他们的生活中,我因此获得的教学反馈也非常喜人。” 为了见证Massimo老师丰硕的教学成果,我们追溯到了他的一个得意门生,便是入读英国剑桥大学默里·爱德华兹学院生命科学专业的王雨枫。


微信图片_20181020094145.jpg

王雨枫与她的舞蹈老师Massimo


背着双肩包的王雨枫走近采访现场时,Massimo老师正面对着镜头给他的得意门生录制祝福寄语,神态全然是一副师者父母心的语重心长。王雨枫洋溢着一脸灿烂的自来熟式的笑容朝我们走来,带着毫无拘束感的自然。这是一个近乎对生物领域痴迷的女孩子,她的体系里储备了巨量的类似“细胞核”、“叶绿体”、“固醇”等生物学词汇,同时也兼容了“摇摆舞步”、“空转”、“闪身”等系列芭蕾术语,她既可以从大脑里调度出生物学的推导公式,也有喜愠丰满、通透灵敏的感知触角。


1

跳舞是一件放松且开心的事


王雨枫从7岁开始学习芭蕾,促使她学芭蕾的动因是因为她觉得立上脚尖很神奇,从7岁萌芽的好奇驱使她跳舞至今,足足坚持了十二年。即使课业再繁忙,她也将跳舞视为一种放松方式,“像芭蕾这种技术要求很难的舞蹈,你必须要很专注才可以,所以在专注的过程中我觉得也有一种像冥想一样的状态,特别放松。”


4016035558882684.jpg


十二年的寒暑如一,除了专注带给王雨枫的放松,也有快乐的加持,“我觉得跳舞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对每个小孩来说是他生活中最好的一份礼物。” 在王雨枫的眼里,跳舞这件事是收获的馈赠。“人喜则斯陶、陶斯咏、咏斯犹、犹斯舞”,(是说人开心时会发自内心的表达,进而歌咏,再是身体晃动,最后则是起舞)舞蹈的“舞”被置顶在快乐的最高表达层次,极致的快乐会让人手舞足蹈,而会跳舞的人能更流畅自如地外化自己的快乐。


2

剑桥是一个可以让你自由发挥的地方


剑桥是一个殿堂级的象征符号,也是个容易让人累积偏见的符号,譬如治学的济济人才全然是庄重严肃、嗜书如命、不问烟火的学究。然而王雨枫认定这是一个可以让人自由发挥的地方,这也是她在众多名校中选择申请剑桥的初衷。倘若沿着剑桥的著名地标探寻它们背后的故事,倒是有颇多趣味盎然的“出格史”。从校长到学生,剑桥很多人都读过一本叫做《夜间攀爬者》的书,这是一本解释怎样爬上剑桥每一座标志性建筑的攀爬指南。其中记录了在1958年的一个清晨,剑桥平一堂楼顶赫然停着一辆奥斯丁牌小汽车,因当时的起重条件无法提供将一辆完整轿车放置到二十多米高的斜屋顶,以至救火队员将汽车敲打成零件拆卸下来,而彼时的校长悄悄地给肇事的学生送了一箱香槟。


微信图片_20181020094509.jpg

剑桥大学标志性建筑——国王学院


兴许是包容和开阔吸引了王雨枫,她毅然干脆地选择了站在剑桥大学的考官前接受全面综合能力的考验,”有的学校会给一个很深化或者很尖端和细小的东西,我更喜欢剑桥这种给你一个很大的领域”。刚刚入读剑桥的她,也立刻找到了自己托付兴趣特长的团体,顺利地通过了剑桥大学芭蕾舞比赛队的考核。“ 可以用芭蕾对抗牛津了!”王雨枫兴奋地在朋友圈写出了内心独白。


微信图片_20181020094459.jpg

微信图片_20181020102230_meitu_1.jpg

微信图片_20181020094505.jpg

王雨枫参加剑桥大学开学典礼的小片段


3

民主式的教育是个正向循环


王雨枫有种对时间合理利用的驾轻就熟。在高中的课业之余,她担任学校自然社社长的职务,也担任学校管弦乐团和民乐团的指挥,每周末风雨无阻地到DDA打卡学舞蹈。倘若没有成熟的规划能力、执行力以及勤恳的练习,这几乎不可能存在于一个高中生满满当当的作息表中。纪录片、悬疑片、自然纪实、芭蕾、古典音乐、爵士乐、大众科普…… 这些标签拼接成了王雨枫的日常,这些经年累月的视听和阅读为她积攒了一个可以厚积薄发的能量源。


微信图片_20181020102802_meitu_377_meitu_4.jpg

微信图片_20181020103031_meitu_5.jpg

与蝉亲密接触、趣玩植物栽培种


这种自主性的培养源自王雨枫的家庭教育,从很小开始父母就放手给了她很大的自治权,很多决定都交由她自己做,父母则更像是一个监事角色,在安全范围内准许她打理、运营自己,给予充分的尊重、探索的空间、评估的锻炼,以及深沉的爱与包容。


4

科学和艺术 相辅相成 触类旁通


在长年的舞蹈学习和科学探索的道路上,王雨枫总结了她对这两者之间关系的看法,“我觉得科学和艺术是绝对不能分开的两个课程,因为科学有很严谨的治学逻辑,但与此同时,发现逻辑本身是需要很大一部分的创造力的,这个创造力最好的提升方法就是从艺术中获得,舞蹈是艺术,在前期有创作的阶段,对于完成技巧是有相当高的对逻辑的要求,这一点上是科学可以给你很严谨的态度让你发现在哪里有问题,应该怎么解决这些问题。所以我觉得科学跟艺术是丝毫不可分开的东西,也是一个人在以后发展中非常需要的技能。” 她能读出科学里的严谨和快乐,艺术里的自由和感动,也能读出两者之间的依赖和博弈。


微信图片_20181020095042.jpg


Massimo老师说王雨枫是个很有灵气的孩子。但凡提及灵气,大致都在赞叹出挑的极高悟性,而悟性似乎是一把解锁很多领域的万能钥匙,科学、逻辑学、哲学、文学、艺术等等领域走到极致必然是相通相知。剑桥的历届校友,有哲学、数学、史学、文学造诣皆高的罗素,也有散文家、哲学家又兼实验科学创始人的弗朗西斯·培根,更有因“一颗苹果树”使其物理学家光环盖过其百科全书式全才赞誉的牛顿。当我们今天在说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的时候,先贤们早已铺垫了领域交叉的魅力和未来的无限可期。


5

关于未来的舞台


“ Dance for Life!”, 这是邓肯舞蹈私立学校logo上的一句训言,引申义是在喻言更精彩的人生舞台。当我们把未来的人生规划这个问题摆在王雨枫面前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说想做跟生物科研相关的东西,探索一些喜欢的课题,“其实我觉得各个行业特别在未来世界都会是息息相关的。”倘若在舞蹈和生物学之间找一个结合点,她则希望更好地帮助世界各大舞团成员进行物理治疗、研发更好的足尖鞋、更好的舞衣。


作为旁观者,看到王雨枫于学习、于兴趣出众的自我管理、看到她对大自然和小动物的共情同理心,也看到她求同存异的开阔、博采众长的撷取,祈愿她的未来是一片广袤无垠的舞台。


“认真学习舞蹈对每一个小朋友来说都会增益精神品质,在生活里贯穿始终。”这是王雨枫对DDA所有小朋友的期待。